[p]世城 第二百一十七章 演戏[-p]

更新时间:2020-07-04 04:46:41

世城 第二百一十七章 演戏

一会儿,大糊涂挖洞挖得疲惫了,就一轱辘便滚到了地上,换二糊涂一蹦蹦进墙洞里继续向里挖,也把洞口往大里掏!下方地面的糊涂蛋蛋都是激情万丈,连翻带爬又倒腾地使地面上的厚土不管积出多少都是保持平整的。

就这样,九糊涂的蜡烛燃没了一根换另一根,二糊涂挖洞累了三糊涂上,三糊涂疲劳了四糊涂接力,随后又是五糊涂,六糊涂……轮完一遍又轮到大糊涂。后来九糊涂也加入了挖洞行列,提前抓出大把蜡烛给弟兄们。

也不知地牢外面的世界是黑夜了还是白昼,夕阳或者清晨时分,总之花费了好长的工夫,借助蜡烛光亮的照射,九个糊涂蛋蛋欣喜地发现它们已经在地牢深处远离地牢顶口的地方墙壁上挖出了一口内部直径一米左右(洞口仅容一人爬进,直径一尺)、深达数十米的逃洞!而由于地牢底部很深,早已躲过了万香楼下方地基的最底部,所以它们也没遇到任何坚硬砖石的阻碍,一切进展顺利。

挖到兴趣盎然也都累了的时候,九个糊涂蛋蛋连同李文芸便都钻进那墙洞里面点燃蜡烛欢快无比地享受,也畅想,畅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挖洞出了阵王城,逃离这个邪恶的地方,而无论到哪里都好,隐姓埋名,安度余生。

从挖洞开始的整个过程中,金娟也是极为尽职尽责的,两只耳朵高度警惕着,一会儿都不敢偷懒,因为她也确实真的更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她是最承受不了拘禁的啦。

九个糊涂蛋蛋除了专心挖洞之外,防范措施做得也是蛮到位的。它们利用挖洞歇息的空儿借助烛光在地牢最潮湿的地方和(huo)稀泥捏出一块比墙洞一尺洞口直径稍微大点儿的厚实大泥饼,并在大家实在累得不行了准备休息的时候用大泥饼就地粘一粘灰土直接堵在墙洞洞口处。

这样一来,不借助十分明亮的光亮靠近了瞅,轻易不会被谁发现墙壁上的挖洞痕迹了。

就这样,挖洞累了休息,休息够了继续打开墙洞封口接着挖。估计着,也应该是两个整天过去了,因为地牢顶口下方附近位置的金娟隐约听到了上方欢快的呼叫声,于是她匆忙击掌一下示意高举蜡烛的糊涂蛋蛋!

其余的糊涂蛋蛋闻之。忙着紧随蜡烛的突灭收拾现场。高举蜡烛的糊涂蛋蛋还不忘同时拍击小手掌向墙壁洞中示意。而这会儿还能听到洞外动静的糊涂蛋蛋听声一个飞钻便钻出了墙洞。它的身子刚刚出洞,下方抬着大泥饼的其余蛋蛋便齐刷刷地用力一边高跳准确无误地封严了洞口。

“嘎——”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重的挪动声从地牢顶口方向传下,同时从顶口位置漏下一束束柔和的晨光。而接着很快,顶口光亮变强。晨光被耀眼的谷光遮蔽住,照出地牢中广阔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之一瞬,地牢上方传下令她(它)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阵王高傲的笑声。

就在地牢顶口谷光照射下的时间里,九个糊涂蛋蛋连同小娟和小芸各自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安躺下去。

“整整两个日夜过去啦!地牢中的生活是不是特别漫长呀?”

阵王诙谐又邪恶的叫声再次传下的时候,四四方方的顶口位置跟上回一样伸下了他宽大的脸庞,带着其人炯炯有神的一双反射蓝光的大眼睛。

“小娟啊?还睡呢?”

当转动脑袋好不容易发现就在地牢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做一个福州地区的分类信息站顶口下方一个死角处的她时,赵淑杰三分柔声地呼唤。

过了小一会儿,见其人隐约有动了,赵淑杰便不知满足地再一次转动泛着蓝光的大眼珠子仔细寻找,当同样欣然地发现另一个墙角处还是坐地靠身姿态的小芸时。他更是饶有兴致地询问:

“小芸吗?冬眠啦?”

稍过片刻,见她也挪动了身子,赵淑杰忽地高扬上身带着自己脑袋从地牢顶口里拔出狂笑,疯笑,肆意而纵情无束地笑,笑得下方每个灵物毛骨悚然,笑得上方半空浮飘住的仍是上回那两个谷人渐渐地十足开心。

“阵王雅兴啊!”

开心恰到了好处,其中一个谷人称赞。

“下面还有好戏看!阵王慢慢赏目吧!”

另一个谷人紧接着提醒完,其二人又极快地在半空扭转,纷纷转过一百八十度朝后。还使自己宽大的腐袍穿进地牢顶口下垂,一边增强谷光,使得又一次缓缓低头下去的阵王能够更加清晰地看到下方明亮有加的地牢中场景了。

“听说小芸和小娟上次蛮害羞的呢!听传上回阵王喂食给你们走后两位才打得不可开交呢!听言九个糊涂蛋蛋的表现也毫不逊色呢!哈哈哈哈……可是本王这次不想听了呢,能不能也让本王过过眼瘾。让本王目睹一番呢?”

赵淑杰的一段话又叹又惊又笑又问,而后忽地停顿住,等候下方的回应。

这个时候,地牢中的气氛十分紧张了。她们还有它们,没有谁不清楚阵王的脾气,可这两天光顾着挖洞了。当时双方约好的演戏还没商量定怎么演呢,更没顾得上排练呢,这就要登台开演了。

“就依照上回谷争和谷斗的主意,你们不打到本王满意了就不给喂食!哈哈哈哈……”

赵淑杰见下方的牢中许久不动声色,极力压制住胸中的怒火最后警告说。

只是美眉们喜欢的游戏,出乎他的意料,自己的话音刚落,九个糊涂蛋蛋就“拉弓开箭”了!虽然它们真的没演过戏,也不知道这戏演到什么程度,但起码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金娟金大亲口允诺也自报奋勇的,受打的那个一定是她!

于是,接下去的地牢中场景可谓波澜壮阔了,一个紧继一个糊涂蛋蛋就如阵王他亲身经受的南疆指向树上无敌弹弓射出的大石弹一样嗖嗖的也倏倏的穿过地牢顶口正下方半空还擦出了亮光一遍又一遍地朝往那个不易被看到的死角地方穿击。死角那头儿,乒,乓,嗵,当,哐,咣……一连串儿惊心动魄的硬实撞响接二连三响起,同时伴随出曾经的王后金娟她啊,呀,哇,哟,嚄,呃……一阵阵剧痛无比似的尖吼。糊涂蛋蛋们穿射过去又飞穿回来,回来后小脚刚着地猛地用力再次弹起穿击过去,如此循环往复,糊涂蛋蛋们的攻击越来越猛了,小娟的回应声越来越悲惨也越来越惨淡后轻淡了。这时候,赵淑杰仿佛看得有了点儿滋味,一边懒洋洋地鼓几下掌,时不时地高开嗓门吼两声:

“好!”

“打得好——”

小娟本人听着阵王的吼声心酸是必然的,心里不安却是有加的。

“换,换个位置!换种打法!”

果然,不一会儿,阵王似乎看厌了,而也许是其人看着都觉得太假了,不耐烦地叫喊到。(未完待续。)

前列腺增生
淄博白癜风
藤黄健骨丸
友情链接